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诗歌 > 正文

迁徙(组诗)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王淋     日  期:2019年8月20日


七月,城市启程
向低海拔的烤炉快速移动
连日大雨也改变不了它的行程
酷暑大军压境,很快
日子就将被围困进
密不透风的空调堡垒

迁徙是必然的,尤其
对于过了而立之年的鸟类
海拔1300是硬指标,首选
仙女山,这里的
高山林莽最适合栖息

不能说是远涉
仙女山虽高,但很近
近得踩一脚油门就能登顶
所以这一次迁徙只是登高
只是上升到凉风放牧白云的地方
所以沿途未遇悲壮的河流
也未遇暴虐的闪电鹰隼

而仙女山慈悲如佛
知道我们是逃逸而来
便拿出珍藏了许多朝代的水墨丹青
慰藉我们,那飘逸的云雾
蘸着鸟鸣,蘸着清风
蘸着蓝天,蘸着深浅不一的绿
一扫我们身上的憋闷


  仙女山

这当然是上天赐予凡间的仙女
一场大雨之后,一袭鲜亮绿衣
玲珑曲线被云雾水袖半掩
树叶和草尖的水珠以及流泉
顾盼生辉,无疑是最美的古典眼神
清脆的鸟鸣,带着出浴的欢欣
风儿吐气如兰。我被牵引
从山外到山里,山脚到山顶
一路追寻

那些飘荡在山谷的传说
是神一样的存在,我呼,山应
我沿着溪流上溯,想象附体董永
或者衣袂翩翩策马草场的追风少年

薄暮,月亮探出峰峦
踏着淡淡月辉,我们徜徉林间
我指你看月里的云翳
讲那些绝美的爱情故事
你挽着我流连花径
我沿着你的目光采撷
编成你满心欢喜的花冠

而蝉鸣和蛙鼓此起彼落
像祝福,像赞叹
我知道,在仙女山
仙女,早已在我身边


  瓦厂湾

如果山峰是一株大树
从树梢往下看,瓦厂湾民居
像绿叶簇拥的花卉,也像
养蜂人放置的蜂箱
(我更喜欢后者,这与仙女山人的
生存状态有关)

瓦厂湾是一个站名
仙女山公交四号线途径此地
据一位肤色与泥土完全一致的
当地老人说,这里过去叫鹿子堡
可惜那些精灵,现在只能偶尔
在变形的云朵上看到
后来的瓦厂也被风刮走了
(从茅屋到瓦房的漫长白昼
被城镇化推入了迟暮)
曾经的大瓦房占统治地位的朝代
崩塌了。只留下一个站牌
像落日的最后一丝念想

而仙女山聚集起更庞大的植物群落
以更葱郁的绿,更清澈的风和水
更绚烂的花,更纯净的雪
生长在蓝天下,云雾中


  拂晓

厚重的窗帘挡不住拂晓
就像帷幕挡不住舞台
当蛙鼓和虫鸣偃旗息鼓
鸟啼唤醒熹微

在仙女山,拂晓是多声部的
树冠上的鸟啼是领唱
树干和根部,草丛和水边的虫鸣蛙鼓
以及山脚远远的马达,属于低声部

晨曦和风是舞台监督,雾为效果
它们负责定调,主题为绿
远山浮出水面,树林和路边的太阳花
在晨光渐强的旋律里轻轻舞蹈

露水会准时出现,沿叶脉散步
就像是大山的泪痕
大山如此多情,尤其是在
日出之前


  仙女谷

立秋之后,仙女谷更加神秘
晨雾包裹着河面
我逆流而上,深入林莽
也就误入了仙女的闺房

在早晨的草尖花蕾和树叶上
我看到仙女亮晶晶的诞生,及至
涓涓细流汇成冰清玉洁的小河
天生就会唱歌跳舞的仙女就此养成

很多车守在谷口,很多
帐篷支在河边,吊床绑在树上
手风琴和吉他在等候晚风
等候谷里升起月亮

这是周末,年轻的渴慕者来去匆匆
而我的秋季无所谓周末
就驻守谷中,天天戏水
与我的小河妹妹耳鬓厮磨


  大草原

关键是我所眷恋的红尘
总是让人汗流浃背
好在我几乎穷尽一生
终于从赌局撤退

扎根在额头和眼角的山川
隐藏着故事的结局,我选择
与花哨而残忍的都市分手
移情别恋高山大海和草原

塔柏和云雾的门庭很深
为大家闺秀平添几分神秘
我的揣测像随行的山路和云雾
当你出现,我一望,你无垠

让那些绝望见鬼去吧
我原谅你们,那些毫无胜算的日子
我要在青草和水边安营扎寨
像原住民牛马羊一样,沐浴凉风和阳光

等到月亮升起,我会在水边拉琴
诱月亮来水面陶醉。偶尔传来的
牲畜夜鸣,让我开始怜悯孤单的霓虹
连同那些灯红酒绿的章节

浸泡在月光和凉风里
我触到了草叶23度的体温
把酒杯换成茶杯真好
把画地为牢换成诗的远方真好


  石榴花

避开嘈杂,避开正午的太阳
去邂逅七月的山风

石榴花鲜红,红得让人无语
躲在繁茂的枝叶,她的羞涩
跳出仙女山的薄暮
任晚风轻轻抚摸

我们就这样相遇
像一场突如其来的爱情
我站在树下,突然想起
拜倒在石榴裙下

一愣神的工夫,暮色就来插足
你渐渐没入夜的潮水
我呆在原地,心底的哀伤
像满山满岭的月光

我知道不能带你回家
你属于山路,属于七月
这样想着的时候,仿佛看到
你在黎明时的满脸泪珠


  夜雨

黄昏时山顶的闪电
击中了乌云的泪腺
她哭了,哭得稀里哗啦
哭得天昏地暗

整整一夜,她的哭声
淹没了蛙鼓虫鸣
只有死了亲人
才会如此悲恸

又一片林子倒下了
还有灌木,花草,鸟鸣
这些被扼杀的生灵,昨天还开着pat
都是她的至亲

裸露的山地像头上的疤瘌
控诉着入侵者的野蛮行径
这彻夜痛哭的夜雨
祭奠着往日的满头青丝


  和尚山

遂想起宋朝的那位活佛
摇着蒲扇云游四海
到了懒坝,此地正合佛意
便背靠蓝天,打坐入定

徒儿远远站着,不即不离
彩虹即是佛光,升起在佛帽之上
山风吐纳云雾,仿佛香烟
袅娜着自在吉祥

都说寿比南山,那是痴心妄想
肉体凡胎的一生,不过短短几十载
人家往那儿一站,就是亿万年
生活在时间之上,四季即是情感

也罢,这凡尘俗世太过狼狈
狼狈得让人无法安睡。何不
在和尚山下,择一僻静处所
听花开花谢,看云起云落


  跑马场

我慕名而来,就想听
狂奔的马蹄卷起尘土,掀起
体内的波涛,而你
把巨大的椭圆形寂静横陈山上
剥落的油漆和锈蚀的栏杆
像破旧的衣衫,也像一些小嘴唇
说着境遇的不堪,疯长的野草
举着小白花满场默哀
那些积水,像哀伤的眼泪

而我站在空旷中央,环顾四周
发现看台上挤满了阳光
大树在场外列队,远处
群山扬起白云的鬃毛,正在奋蹄
其实,寂寞和荣耀是一对姊妹花
就像失败和成功。只要怀揣梦想
就像仙女山怀揣跑马场,谁能说
那些骏马不心向往之


  太阳花

每天与你见面,早晨和傍晚
在后槽的路边,我的视线和你的娇艳
总是相谈甚欢

我们边走边聊,先是你的故乡
南美的巴西和阿根廷
聊到了宽沿帽上的阳光
扭个不停的桑巴舞和探戈
聊到了足球,绿茵场上的太阳
聊到了人浪,就像你
在风中的舞蹈一样

暮色四合,我们会聊到你的关闭
聊到马尔维纳斯群岛那次重伤

聊得最多的,是
美的无国界,无种族,无地域
我们聊到了远涉重洋的迁徙
聊到了移民问题,聊到了
仙女山宜人的海拔高度和植被

我知道,你的美丽惊动了仙女山
是六到九月最热闹的话题
无论是待在原处的山岩水塘和植物
还是行走的小溪,动物,风雨和云雾
都拿你当朋友,驱散了你的违和感
支持你用奔放的身体说一些
让人开心的方言汉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