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散文 > 正文

标本的标本意义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宋庆华     日  期:2019年8月20日

青峰山有一大片红豆杉,早就有所耳闻,只是将信将疑,已往的知识告诉我,红豆杉是我国特有树种,属乔本植物,是第四世纪冰川时期孑遗植物,世界珍稀濒危物种,主要分布在甘肃南部、陕西南部、湖北西部和四川等地,而重庆城郊的青峰山离主要分布区相距甚远,要成片生长如此珍奇树种让人难以置信。经不住朋友的热情相邀,趁一个周末驾车去了,眼见为实,开了眼界。车沿盘山公路蜿蜒而上,不知不觉间闯入红豆杉林园,旦见高大翠绿的红豆杉有十几株一组或单株散落在杂树间,或者生长发育在一垄垄排列整齐的茶树林边角,虽然没有成排成群的阵势令人震撼,但她独有的树形和成熟果实红绿相映的色彩搭配使人赏心悦目,细觑慢品渐渐产生一种渴时饮甘露般的陶醉。

红豆杉还是极具观赏性的园林植物,室内园内都宜生长。熟知其习性的朋友侃起红豆杉如数家珍,说了她的基本情况,说了她的观赏、研究和抗癌、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防老年性痴呆的医药价值,夸得价值连城,全身是宝。这中间有一段不经意的话却使我心底一震,浮想联翩,他说,红豆杉是植物界的活化石,在地球上已有几百万年历史,属于史前植物,非常珍贵,单棵树不少已有2000~3000年的高龄,甚至有生长了5000年之久的古木,简直就是活的植物标本,具备了见证物种的标本意义。漫步红豆杉林仿佛从久已逝去的古代世界向近代、现代直到眼前,这一路走来,无法想象时间的车轮碾过的年代是一些什么样的情景,无法想象这些伤痕累累近似枯萎又冠以翠绿的乔木见教过多少暴风骤雨电闪雷劈,虽说不及沧海化着桑田的漫长巨变,但面对这数千年的生命长度“标本”,咀嚼数百代人类命运“起承转合”的“标本意义”,往事越千年,目光掠过这片青翠掩红的红豆杉,眺万水千山,观人间世相,极目天苍苍野茫茫,由不得你不内心震撼,浮想联翩,思之余味无穷。

遍查词典,狭义的“标本”概念大概是指经过加工整理能够保持的实物原样或样品,广义一点可以泛指同一类事物中可以作为代表的事物。文字的定义是枯燥的,脑子里的“标本”具体、活泛、丰富得多,从读书的时候自己追逐翩翩起舞的蝴蝶,捉到手直接夹在课本里直到其肢体阴干形成栩栩如生爱不释手的书签,到后来读高年级上生物课,老师给我们展示的浸泡在玻璃容器里的胎儿、人体器官以及蛇、蜥蜴等动物,再后来见过的各种类型的标本就更多了,譬如恐龙、山川、地质化石,看多了也见惯不惊了,因为没上心,看过也就随风飘过了。但眼前的红豆杉,可是活的植物标本,联想到生命的活,标本的真,脑子里浮现出玻璃容器里福尔马林浸泡的胎儿、人体器官,实验室里一具具人体标本,除了给人以“真实”的感性认知外,更重要的是供专业人员整体的把握和准确的研究,而我作为普通人印象中始终对此留有一些憋屈难受,甚至恐惧的感觉,情感上理性上对这种“真实”都难以接受,不敢苟同。

想想看,你身边站着一个人,你以为是同类,心是热的,冷不丁儿觑见这个伸手可及的人赤身裸体一丝不挂,这才发现你心里意识到的这个活生生的人竟是一个没有生命的皮囊,你霎时就会毛骨悚然,身心冰凉,即使许久以后回过神来也会心有余悸。这,或许就是标本存在的警示作用的最高境界,或者说极致的心里效用。如果再把某种标本赋予某种意义,那么这种标本的意义,譬如惩戒、警戒、告示的意义,就会起到怵目惊心或陡然心惊肉跳的效用,继而被放大到至高至大,从而不失制作者不乏残忍的标本作用。由此,你不能不联想到另一种极端,即朱元璋发明的“剥皮楦草”制作的绝对不致用于观赏研究之途的人体标本。

作为一种酷刑,远比五马分尸、凌迟处死来得更惨烈的“剥皮楦草”,就是活剥人皮制成鼓或者填入稻草制成人皮稻草人。作为反贪的一种标本,就是要将这种近似于活人的皮囊立于衙门口或当地土地庙门口,使继任者或者过往官吏时不时怵目惊心,心存敬畏遵从当朝的要求。作为标本的标本意义就在于使贪腐走上令人恐怖的刀口,使肃贪的决心和反贪的力度彰显至无以复加的地步,以期达到杜绝贪腐,海晏河清,乾坤朗朗的目标。这一招的始作俑者便是大明王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穷到赤贫的流浪乞汉,到富拥天下至高无上的皇帝,朱元璋为着维持一家一姓皇权的千秋万代,不仅不择手段,而且假以反贪肃贪之名,把集权手段使用到极端。

后世能够考察和见证到的“剥皮楦草”标本,史载显出成都。明末张献忠攻陷成都后,查抄蜀王府时居然发现明初朱元璋杀的开国大将蓝玉的人皮还完好无损地保存着。谁是朱元璋施“剥皮楦草”酷刑的第一人无从考证,但蓝玉是明朝开国第一猛将,“蓝玉案”又称“蓝党之狱”是明朝震惊全国的大案,实为“剥皮楦草”最有名的人则有史为证。蓝玉为建立巩固朱家王朝屡立战功,最著名的是洪武21年,率十五万大军征讨北元嗣君托古斯帖木儿一役,一路征战,所向无敌,直打到今天的贝加尔湖,大获全胜。班师回朝后,朱元璋晋升他为凉国公,加封太傅。孰料,后因居功自傲,又被人揭发谋反,竟被朱元璋翻脸不认人,将其活剥人皮填草缝合为原形,巡回全国游街示众,最终送到蜀王府。蓝玉一案株连上万人,致京城一时血雨腥风恐怖至极,朱元璋盛怒之下亲写诏书将其罪行昭告天下,编入《逆臣录》:“蓝贼为乱,谋泄,族诛者万五千人。至今胡党、蓝党概敕不问。”文中“胡党”系指明朝开国功臣,时任中书省丞相的胡惟庸,同样因被疑叛乱,遭朱元璋处死,并株连蔓引为同党者甚众,诛杀三万余人,且从此废除了中书省和绵延千年的丞相制,使权力更加集中在了一人身上。

朱元璋恐怕是历朝历代皇帝中出身最卑微的一个,舍死忘生拼命打拼终于坐上了龙床。权柄来之不易,他自然把到手的权力和朱氏天下看作私囊中第一等重要的宝物,没待收拾好旧山河就开始寻隙大杀功臣,管它曾经是生死与共的兄弟,还是沾亲带故的皇亲国戚,只要稍起疑心便大开杀戒株连无边;没待坐稳龙床就开始搜刮天下富翁的钱财,管它是富甲天下的有钱人,譬如主动送钱来劳军修城墙的江南首富沈万三,还是合法敛财的守财奴,一律巧立名目傂夺其财产,稍不如意连同其小命一起拿掉。除了谋反,他还找了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就是他总结元末民众不堪苛捐杂税贪蔽腐败而揭竿起义的原因时,口口声声是为着天下百姓不受贪官污吏盘剥而兴起史上最严苛的反腐惩贪。为着天下百姓的根本利益而反贪,哪怕施以最残酷的刑罚毫不为过,“剥皮楦草”标本的制作过程再血腥,其标本意义反倒让人口口相传津津乐道,朱家皇帝的善政反倒深入民心深受拥戴,于是,一家一姓的政权得以强力维护和永远巩固。

简略思考一下,朱元璋反腐肃贪颇有许多“可圈可点”之处,首先是史上制律最严,《大明律》规定贪六十两银子就杀头;其次,自上而下设立专门的监察机构,广开言路,广泛发动群众揭发、参与、动手反腐;再次,反腐不避亲,且顺藤摸瓜赶尽杀绝,不管是女婿驸马都尉欧阳伦,还是开国将领朱亮祖,包括涉及郭桓案、空印案斩杀官员达数万人;第四,历时之久、措施之严、手段之狠、刑罚之酷、杀人之多,使他亲自发动、指挥和参与的反腐运动为世所罕见,亦可谓历朝历代之最。其中,他最想发挥影响力的一招,就是将腐败和惩贪标本化,除了把贪官的案例编订成册流于市井家喻户晓之外,还将贪官污吏“剥皮楦草”立于衙门前或者当地土地庙门处示众,甚至巡展全国以震慑官吏警示天下。

“剥皮楦草”本身是一种史无前例的酷刑,更是一种警示活人的标本,这个人形皮囊里填充的不是石灰和稻草,而是朱元璋对贪腐的痛恨,治贪的决心、力度和狠劲。他认为,除了可能危及皇权甚至直接侵犯权柄的人言人行,就是贪官污吏对朱家王朝根基的侵蚀最烈,必须毫不手软地根除之。他以为的,制作这种标本的标本意义也许就在这里。

作为有生命能思考的人,在时间和空间的交叉点上存活上百年,也终究是短暂得可怜的,不知是人性的本能,或者是贪婪,人人都向往永恒,于是,人为地制作标本并赋予标本某种意义成为了寄寓无限的方式之一。标本的产生和存在自有它作为同一类事物代表的意义,但是,不管它浸泡在最具科技含量的防腐剂里也好,制作成最华丽最精美的标版也罢,只要它本身的生命消逝标本本身永远存在的可能性就不大,而借助于媒介其彪炳的意义才有可能会长久传承下去。人为制作标本,自然有他意欲展示、保持、流传标本意义的考量。现代医学制作标本,自然是作教学科研之用。权力制作标本的标本意义深刻而悠远,“万岁”当然做不到,退而求其次就想“永垂不朽”,总想把自己或者自己的丰功伟绩“传之万世”,刻在石碑上写在绢帛纸面上尚嫌不足以“彪炳史册”,还得尽可能地保存实物,以使现世和后世强烈感知他的“千秋功业”。但是,无情的历史并不买账,借用网友的语言:别看你不得了,其实你早就了得了。前一句是说你曾不可一世,后一句意思是你早就被时代终结了。就拿朱元璋“剥皮楦草”制成的标本来说,至今何人能见?而标本意义彰显的内容,个中展示的标本的标本意义并未达到其创造者的预期,登上龙床的集权者无法再企及登天的高度,转而求及时间的长度,想把霸占的江山世世代代继续下去,为此而不择手段,而无所不用其极。朱元璋杀功臣、清干臣、傂夺有钱人的财富,为子孙后代永世握权扫除障碍,没有理由编排理由,没有罪名罗织罪名,籍以反贪的大旗,高喊惩腐的口号,既博取了底层百姓的欢心,又在堂而皇之的表象掩盖下以近乎疯狂的手段打击一切不利于集权的人和事。然而事与愿违,即使采用了最残酷最血腥的手段,也只是暂时抑制了贪腐,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非但没能根除腐败,而反贪与贪腐并行不悖,且导致贪蔽之风愈演愈烈,终致民生凋蔽,官逼民反。公元1629年,陕北农民起事,李自成领导起义军一路杀贪官清污吏斩朱氏家族,深受劳苦大众由衷的欢迎和拥戴,所向披靡,直接将二百多年的朱家王朝和上百万的朱家子孙统统送进了坟墓。酷刑及其标本宣示暴戾、血腥和恐怖,依然没能拯救朱家王朝,依然没能走出集权王朝忽兴忽亡的怪圈,诚如唐人杜牧在《阿房宫赋》所说的那样:“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标本二字的本义为枝节和根本,合成方为一个完整的标本,昭示的更大意义在于标本兼治,始得圆满。红豆杉枝节与根本有机融合,其生命力绵柞而久远,不充当生物标本都难。“剥皮楦草”以尖刃剥离人之皮肉始,给人造成极大痛苦折磨死,昭示人世以极度的残忍、恐惧和威慑,让人为之寒颤不敢触碰集权者设置的线,体味一下更深一层的隐意,皮肉剥离就是标与本的分离,标本不一起治,只存标而弃本,标本的标本意义能远吗!推而广之,凡人世间制作的想彰显标本意义的标本,大都标本分离,或者只治标不治本,想长久存在于人世更难,至于饱蘸着原创者初衷的标本意义是否能够长久流传,而不至于被否定,被扭曲,被清算,甚至沦落为嘲讽的笑柄或者嗤之以鼻的不屑,想必更是难上加难。道理很简单,想蒙昧一时一地一部分人,易;经过时间老人的审视和历史女神的细掰,任何事情任何一意孤行的意义想长久地欺骗所有人,难。

巍巍青峰山上,细观红豆杉,尖而细的枝节在健而壮的树干上旁逸斜出,清新翠色的绿洋溢在伤痕累累满是痂疤的身子骨上,我想,唯有这种形质与神采的标本才真正具有标本的意义。朋友说,埋藏地下的稀有矿石形成越久远,经历的地核地幔运动越多,其价值就越珍贵,它就是经历“千锤百炼”过来的,红豆杉应该是活在地面上的稀有矿石。是的,久远的生命之树饱经风霜雨雪电杵雷劈也许身姿更挺拔,没生命的化石也好,生物标本也罢,经得起这世间天地的磨砺吗?

天长地久,古人之见;天长未必地久,今人之识。树标立本于世,又算作什么呢?蜗角虚名,蝇头微利,算来著甚干忙。

我默默祈祷生命之树长绿长青长久,能够见证更加久远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