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小说 > 正文

穴位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李吟     日  期:2019年7月9日

张彤走在大宁河街,他偏着头,伸出左掌,寻找鱼际穴。

十二岁的张彤不懂医学,不会手相,哪知道鱼际穴“穴”在哪里嘛,但他必须找到,因为妈妈近期总是咳嗽,喘得厉害。妈妈听亲戚在电话里说,自己按摩手掌上的鱼际穴有效果。妈妈找不到手上的鱼际穴,她双腿风湿严重,便叫张彤去问医生。

张彤行于街上,中午的太阳照在他的手掌上,泛着晕晕的光。

张彤走着走着,听见咳嗽声,见一位高个子男人走过来。张彤认识那男人,名叫王立章。张彤也不知自己是啥想法,立即收掌,立正,恭恭敬敬一声喊:“王叔叔,你知道手掌上的鱼际穴在哪里吗?”

王立章盯着张彤:“知道啊。”

张彤大喜:“谢谢王叔叔。我妈妈老是咳嗽,有人说手掌上有个鱼际穴,自己按摩就不咳嗽了。”

王立章眼睛不大,瞪一下:“鱼际穴就在鱼际穴那里嘛。”

张彤目瞪口呆。

王立章说鱼际穴就在鱼际穴那里,这说法等于没说,但也没有错。王立章是位大公司的老总,黑发上梳,丝丝顺溜,亮在阳光下;锃亮的皮鞋在马路上咵咵地响,气派啊。张彤死死盯着王立章,忽然来气了:“你得意个锤子。”张彤就是这么说的,但声音很小,王立章肯定没听到。张彤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王立章虽然有钱,但儿子不争气。那小子20岁不到就被拘留过多次,眼下又进了看守所,据说三两年出不来了。张彤看着王立章远去的背影,舒出一口气。这时,手机响了,是妈妈打来的,叫张彤不用去问医生了,张彤的爸爸已发回了“鱼际穴”的照片。

张彤跑回到家,见妈妈已起床,正在按摩左手上的鱼际穴。

妈妈停止按摩,把手机打开,让张彤看。

妈妈的微信上有个脑袋在摇,是爸爸的头像。张彤点开微信,对话框里有张图片,是一只手掌,天!那是啥手掌,掌心像破败的蜘蛛网。小手指已变形,弯曲着,缠着胶布;五个指头关节满是厚茧,中指关节上的老茧已破,沁出血液;大拇指关节下端用笔画着一个红色圆圈,那便是鱼际穴。

张彤看着父亲的手掌,眼圈猛地发热。父亲文化不高,没有技术,跟着好友在湖北拆房子挣钱。张彤闭闭眼,把手机还给妈妈。

妈妈瞪大眼,发乌的嘴唇颤动几下,没有声音发出。

张彤看着妈妈的手掌:“妈妈,你把爸爸的手掌发给我吧。”

妈妈哦了一声,把图片发在张彤的微信上。

张彤有手机,是姨夫给他买的,但规定的政策是:读书上课不能带手机,周末可以玩一玩。张彤把手机放在桌上,去了厨房,端起饭碗,木木地咀嚼,眼前总是出现父亲那惨不忍睹的手掌,那画着圆圈的鱼际穴。当然,他还想起王立章那句话“鱼际穴就在鱼际穴那里嘛”。张彤不吃了,索性去床上躺下,一动不动。

下午,张彤去了一家打印店,加了那位少妇的微信,把父亲的“手掌”发在少妇的微信上。少妇穿着红裙子,圆脸红彤彤,问手掌是谁的?张彤不隐瞒,说是他父亲的。少妇哦了一声,去电脑上下载手掌,然后打出一张A3大小的彩图递给张彤。张彤问多少钱?少妇说不要钱。张彤很感激,谢过少妇,走出打印店。

张彤一边走,一边看手掌,没想到又遇到了王立章。

王立章擦身过,看到张彤手上的彩打,感到好奇,扯过彩打,问是谁的手掌?张彤说是他父亲的。王立章啊了一声:“真是你父亲的?”张彤不自卑,点点头。王立章叹息一声:“破巴掌啊破巴掌。你父亲人不高大,还挺牛哦,我叫他在公司做点事,他不干,带头告我污染环境;若不是我有点儿神通,真还要出些麻烦。看看,你父亲这手掌整得如此破烂不堪。彤娃儿,把这彩打卖给我,出个价。”

张彤的脸蛋刷地涨红,鼻子耸动,汗水都出来了。他想了想,一瞪眼:“王叔叔,我想看看你的手掌,行不行?”

王立章很大方,伸出自己白嫩的右手。

张彤指着王立章手掌上的鱼际穴,一脸严肃,说:“这穴位叫鱼际穴,妈妈说又叫咳嗽点。”张彤的圆脸恢复白皙,眼儿瞪得溜圆,“王叔叔,我可以保证,我爸爸下半辈子的手掌不会这样破烂不堪,真的,我发誓。你儿子敢肯定你下半辈子手掌不会破烂不堪吗?”

王立章先是一怔,然后大怒:“老子打,打烂你的嘴。”

张彤取回王立章手里的彩打,转身便走。

张彤忽然站住,转身喊道:“王叔叔,对不起,我刚才说错了。”

王立章的身子哆嗦一下:“彤娃儿,我说话也有点儿过。上午,我真的不知你说的那,那穴位在哪里。”

张彤几步走回去,朝王立章鞠个躬,将父亲的“手掌”放在王立章的手上:“王叔叔,我爸爸的手掌不卖钱,送给你,上面有穴位。王叔叔,把你的手掌也打印一张出来送给我,行不行?”

王立章头一伸:“为什么?”

张彤一脸微笑:“不为什么。我好保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