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其他 > 正文

心有缪斯,美丽追随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胡雁冰     日  期:2018年11月29日

  从重庆南岸走出的作家、诗人虹影,2018年10月出版了自传性散文集《小小姑娘》。里面收录了46篇文章,另有篇外A、篇外B、篇外C的8篇文章,共计54篇,12万字。

虽然是七年后的再版,因为增删幅度较大,比如后八篇文章是全新的。因此她认为“几乎就是一本新书”,集中表现20世纪70年代重庆南岸弹子石与野猫溪之间半山腰上6号院子里最普通的市民生活。讲述了她的家人、邻居、老师、同学、朋友的“城南旧事”。

按作者在弹子石老街大众书局的“作品分享会”上所说,这些文章可整体阅读,也可独篇细读。而且该书可以和长篇小说《饥饿的女儿》结合起来阅读,读者能更好体悟她的表达追求。

虹影在和张悦然的对话中说,两本书都是关于我的生活,一个是童年少女时代,一个是十八岁前后。《小小姑娘》是《饥饿的女儿》的补充和注解。

《小小姑娘》以白描的手法,不遮掩粉饰、不矫柔做作,真实记录那个时代发生在自己、家人以及家人之间的一些事情;记录了一个小女孩对动物、植物以及有限的人情世界的观察与感受,比如《观花婆》《怪老头》;也记录了邻里交往、家长里短、市井生活、趣闻旧事等等。各个时期的爱情故事以及偷偷逃票追看《卖花姑娘》等外国电影,无不原生态地再现了那个时代。

虹影十八岁离家出走,因为太年经,也因为是私生女之故,对现实愤怒而绝望,对未来迷茫而不知所措。所以她的生活里充满误解、委曲、怨恨、中伤等等。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特别是在四十多岁有了女儿西比尔后,虹影明白:“天真无邪的孩子,是这个世界的一块净土。我们这些大人因为生活的沉重和可怕,畏惧犹豫到无法朝前迈步,这时我们看到孩子,才有了力量,继续朝前走。”(《原谅我,孩子》)

也因为成长,“私生女不是婚姻的结果但绝对是爱情的结晶,这是情与性的高度关注。”虹影对自己的母亲多了理解和宽容。   

一些语言有趣而富哲理。如:人一旦走运,走在石板地上,也跟走在摇晃的跳板上一样,轻飘飘的。(巜科长大人》)

“鬼只找怕鬼的人”(《新邻居》)

“节省泪水,泪水就会变成盐。那不幸之事就会变成糖。”(《十月荒地也能长丁香》)

时间是药,可以治人。时间是一把刀,可以把软弱的人杀死。时间是一朵花,青春就是一瞬间。时间可以消解怨恨,让心归于平静。(《篇外C》)

《小小姑娘》体现了对过去人与人之间隔阂的消解、误会的消除、前嫌的冰释和块垒的突破。怨怼消弥,不悦淡化,理智回归,心性平和,亲情浓郁。    

虹影认为,以不同的形式简写或详写童年,写一次便是重新看待过去,整理记忆里的阴影,身体就会轻盈一次。

    她还认为,通过写作,一次次证明,自己的人生有了意义,起码通过写作,我成为一个对人类有用的人。

虹影目前创作了11部长篇、许多中短篇和诗歌。事实证明,她迈出了坚实的步伐,今后会更加坚定。

    时间是最好的医生。阅历教会理解,生命懂得宽容。这是阅读本书的收获和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