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其他 > 正文

好人好事好诗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斯 原     日  期:2018年11月29日

   一个纯民间的首发式——退休老人尹国民的新诗集《紫苑吟笺》和摄影作品集《光影留真》首发式,我参加后感到简直就是一个好人好事的表扬会,不客气地说,由于纯粹是民间活动,没有任何功利因素,让人觉得真切、新鲜、生动、感人。

对尹国民这个好人的表扬,既宽泛又集中。宽泛指他的同学、老师、同事谈到他几十年来爱党爱国为民敬业好学进取宽人律己等等高贵品德。集中主要是他的乐善好施、助人为乐,特别是退休后与一帮志同道合的吟友在一起活动时,发挥自己摄影方面专长,不顾劳累,携带沉重器材,跑前跑后,无偿为大家提供摄影、发送有关邮件,乃至自费洗印、分发分送照片等项服务。与会者几乎众口一词谈到此点,都说尹君是个好人。我本人也是因此想当面说一声谢谢而参加首发式的。

对尹国民做的好事的表扬,很多,其中最有特色的是,他为了提高诗词创作水平,曾三次把吟友们召集起来,评论其作品,要求只批评不表扬,拈错拿过,指出瑕疵,不得隐饰。由是吟友们尽量无保留地发表各自见解,由是他的诗艺不断长进,由是吟友们的水平也得到提高。他虚怀若谷、真诚接受批评的精神一时传为重庆诗坛的一段佳话,大家说他带头办了一件推动文艺批评的大好事。

我以前读过的尹国民诗词不多,首发式会上尽管也有人对他的作品作了系统介绍评论,但可能是对他好人好事的表扬掩盖了对他作品的赏析,我头脑中似乎只装着好人好事的尹国民回来。我笃信人品与作品总体上是一致的,便急急去读《紫苑吟笺》,从中发现必须加上好诗才是完整的尹国民。

尹国民和他的吟友们大都是两栖诗人。所谓两栖,指既写旧体诗词也写格律体新诗,前者以文言写成,后者使用白话。无论何者,他们都讲究一个“体”字,即诗的外部表现形态。旧体诗词在字数、行数、韵律、节奏、平仄、对偶等方面有严格规定。新诗的格律体不是预先规定的,是诗人们在写作中创造出来的或整齐或参差或复合的种种格式,也讲究韵律和节奏,但不是很死,有一定灵活性。尹国民学习研究旧体诗词格律至少已经30多年,这可用《紫苑吟笺》黄耀俊老师——尹国民高中班主任和语文老师的序言作证,文中说30年前黄老师应所求把王力所著《诗词格律》一书借给他学习,他联系创作实际学得潜心有得。他学习研究新诗格律体也已10 多个年头,因为10多年前他就加入了以新诗格律体为己任的“东方诗风”论坛。所以《紫苑吟笺》的旧体诗词,无论诗中律、绝或古风,无论词中何种词牌,也无论曲中哪种曲调,都能中规中矩,熟练运用。其格律体新诗,不管整齐式、参差式,抑或复合式,均可自如把握,用于写景记事抒情言志。除此之外,书中还夹了短短一卷“对联”,对联与旧体诗词非常相近,又各有其趣,他的对联从格式上说也都是严谨有律的。格律是中国诗词的瑰宝,它能够给人许多阅读快感。

当然,读诗除了享受形式上的美感和快感,更重要的是挖掘获得语言文字方面的诗思之美和内容上的博大精深,这是由诗的本质属性所决定的。这在《紫苑吟笺》里也有善可陈。旧体诗中如在飞机上所吟两首:


棉絮飞舞

碧空谁在弄棉花,

飞絮漫天迷彩霞。

我欲探身窗外去,

分来几朵慰寒家。

空中羊群

谁家小孩舞长鞭,

竟把苍天作草原。

羊群散开忙觅食,

牧童靠树梦犹酣。


比喻手法,奇妙联想把古稀老者的童趣天真揭示得淋漓尽致。格律体新诗

中如:


乌江啊,乌江

好像一支彩笔

描绘出逶迤的画廊

一会儿站起蓝色的孔雀

一会儿飞出金色的凤凰

最令我欣慰的

还是那不息的绿浪


好像一串音符

组合成雄阔的交响

澎湃如万马千军的奔腾

低咽着催人泪下的哀伤

最令她牵挂的

是远游汉子的炎凉


好像一部书卷

记载着历史的沧桑

摩围山萦梦牵魂的诗句

秦良玉永不褪色的红妆

最令人沉思的

是民众坚定的目光


乌江啊、乌江

你穿越了千载时光

乌江啊、乌江

你也在我心底流淌


彩笔、音符、书卷三个意象把如画如歌的乌江展示在读者面前,并引发深沉思考。三个对称的参差段落加一个独立的对称段落,很好地完成了一首复合式格律体新诗,也完成了诗人对乌江的讴歌和潜在思绪的倾吐。对联中如《重庆涪陵武陵山大裂谷楹联》征稿中的:


景区门楼长廊一副

谁持斧钺,开山造斯谷;

我莅门廊,揽野歌大风。


一问一答,其幽思、气度、文字均属不凡。无论形式上还是内容上,无论从听觉、视觉还是从试听思维的语言上分析,《紫苑吟笺》都有好诗值得品鉴玩味。

    总之,尹国民除了是好人,行好事之外,还会写好诗。但愿好人有好报,好事常来到,好诗吟至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