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其他 > 正文

左青龙右白虎,地上城地下路

——2018年重庆市作协定点深入生活随记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杨成效     日  期:2018年11月12日

   重庆有了第一条轨道交通2号线,我对轻轨的认识就滞留在轻便快捷舒适阶段。重庆市作协安排定点深入生活,短短几个月时间,我已经初步感受到那两条轨道有多么厚重。

公元2012年注定不平凡。这一年是少见的公元闰年,全年366天。这一年是农历的辰龙之年,闰4月,全年384天。

这一年的秋高气爽之际,党的十八大在北京召开。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历史时段拉开序幕。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继续带领全国人民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旗帜在改革开放的征途上迅跑。

这一年之于直辖十五周年后重庆的交通建设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年头。改革开放以来,以山高水长著称的重庆交通得到了较大较快发展。高速公路、高铁动车对于山水之城来说已不是新鲜事儿。但相对于国际化大都市的要求,重庆交通建设的差距仍然不小。相对于长江上游经济中心的定位,重庆交通建设的短板显而易见。新世纪的序幕拉开,重庆有了第一条轨道交通2号线,紧接着1号线、3号线等相继成功开通。重庆积累了在特殊地质环境地理条件下立体交通的成功经验。如何进一步抓住机遇以轨道交通引领城市建设、促进重庆经济社会更好更快发展,成为全社会普遍关心的问题。

重庆,市委和市政府在思考。

北京,党中央国务院在关注。

这一年的年底,党的十八大闭幕不久,北京传来喜讯,针对重庆的快速发展和特殊地位,国务院授权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重庆市城市轨道交通第二轮建设规划(2012-2020年)》。

蓝图:“九线一环”。

规模:215。04公里。

总投资:1097亿元。

举国聚焦、重庆沸腾。

2013年春天,几乎与中国中铁在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拿下重庆轨道交通5号线、10号线建设任务的同时,中国中铁重庆地铁建设指挥部即在重庆宣告成立。气势如虹、有备而来,显然不是“临时抱佛脚”的无把握无准备之举。

一个以扎根重庆为目标,以5号线、10号线建设为切入点,全面深耕重庆市场的发展战略开始实施。高屋建瓴、宏图大略,显然不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短期行为。

先后开赴5号线、10号线建设现场的有中铁旗下一局、二局、三局、四局、五局、六局、八局、九局、十局、隧道局、广州局、北京局、上海局、建工集团、武汉电化局、电化局等16支队伍;土建、轨道、站后工程穿插攻坚大会战的规模史无前例。16支队伍支支都是“久经沙场”堪称能打硬仗的“铁军”。大兵团、大场合、大气派,显然不是小打小闹不是“小孩子过家家”。

然而,5号线全长39。76公里,投资额134。92亿元;10号线全长34。28公里,投资额142。07亿元。是两条贯通南北、连接渝北、两江新区、江北、渝中、沙坪坝、九龙坡、大渡口主城六区的骨干线,不仅投资建设规模大、施工难度高、合同工期短,而且受BT模式资产负债率的“红线”卡控,潜在风险巨大。高难度、高风险,显然这也不是“闹着玩的”!

几度寒暑、上千个日日夜夜,5号线、10号线建设取得了可喜成就。2017年12月28日,5号线北段、10号线全线成功开通,创造了44个月建成地铁50。7公里的“重庆速度”。5号线,北段试运行成功,人们关注的目光集中在了南段。鸟瞰幽幽嘉陵江之南,凝目滚滚长江之北,那是重庆主城以西的广袤大地。聚焦于主城大杨石组团中的石桥铺地区,包括前后紧密串连的歇台子、石新路和巴山,那是穿城而过的5号线中段的一个结点。

对于重庆人甚至许多外地人来说,石桥铺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

追寻的目光向前延伸,一条最原始的羊肠小道呈现于眼底深处。有可能它荒草没膝,有可能它坎坷崎岖。但那是祖先们在巴渝腹地的这片土地上孕育一座重镇一座城市的起源,一孕千百年。当无数的羊肠小道汇聚于此并演绎成一条石板大道的时候,集市或者叫做城市的雏形已经诞生。一大早自重庆主城通远门而出,一路西行二十里路程,正好是晌午时分,打尖喘息补充能量。自成都远道而来,过了白市驿来到此地正好天黑,人困马乏,住宿成了当务之急。我很怀疑那个乾隆爷把石龙场定名为石桥铺的传说。乾隆从没到过重庆,哪里会知道这么一个繁华所在,牵强附会而已。但不管怎么说三百多年前这里的发展已经初具规模却是不争的事实。

由“场”而“铺”,“行政级别”上档升级,受益的根本原因还是路。我很敬佩开国元帅刘伯承独到的眼光。在西南军政委员会主任任上,把当时楼堂馆所最高档次的渝州宾馆象战场上的一枚棋子似的安放于此。刘帅的深意谁能识得!但对于石桥铺地区的发展,却是实实在在的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一大批党政军机关、学校、科研单位和工厂相继来到这里安家落户,进一步促进了这里的繁荣与兴旺。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改革开放,“异军突起”,石桥铺地区经济社会的全面进步与发展,其实与该地区的道路有着极大的关系。主干道之外的支线密如蛛网,支线周边的区间公路究竟有多少,恐怕没人能够数得过来。从羊肠小道到石板路,从石子路到沥青路,从水泥路到高等级复合材料铺就的环保型马路,是一个历史的发展过程,是社会进步经济发展的产物。渝州路、石杨路、石小路、石新路,以及石美路、科园路等等。石桥铺地区留给“路”的空间似乎已经“客满”,再修路似乎已经不太可能。其实这是一种偏见。路是永远修不完的。宇宙是立体的,空间是多维的。时间上无始无终,空间上无边无际。

扛着“隧贯山河、道通天下”大旗,高喊着“干最难的、交最好的”响亮口号,中国中铁隧道集团五处开进了“针插不进、水泼不进”寸土寸金的石桥铺。

石桥铺及其周边地区至少十万人上网“百度”,五处对于他们似曾相识。已经建成的6号线茶园段、已经运行多日的1号线歇台子站段,建设者都是这个不善言词宣传自己的五处。热身重庆,资质条件、管理能力、工程质量、建设水平、实干精神,五处之于重庆早已有目共睹。鼠标指向曾经的岁月,隧道工程泰斗王梦恕院士总结提出的“浅埋暗挖”理论的首先运用者是五处;有着里程碑意义的北京复兴门地铁站的修建者是五处;有着标杆意义的国家发改委地下车库的修建者是五处;北京多条地铁上下穿行的建设者是五处;长安街上那些美丽壮观而施工风险极大的过街隧道的建设者还是五处;就连北京西四环南水北调工程暗挖涵管的修建和安装也是这个五处。从北京到深圳、从深圳到广州、从广州到杭州、从杭州到沈阳、从沈阳到西安、从西安到成都,从成都到重庆,五处的战绩辉煌、硕果累累。

北京,朝阳区,广渠门外,五处当时的总部(五处总部现已迁往天津市)所在。灯光几乎通宵达旦。任务在手、重担在肩,调兵遣将成为当务之急。西南、西北、华中、华南、华东,花中选花、优中选优,这是五处人才济济队伍遍天下的优势。

总部机关的骨干抽调下来了,各地施工现场的业务尖子选派过来了,就连跟随五处十多年二十多年的优秀民工也来了。5106、5107两个项目部一百多管理人员、几百人到几千人的民工队伍。旌旗招展,浩浩荡荡。大战四站四区间的序幕在2013年的初夏拉开。

石桥铺电脑城、渝州交易城门前每天都人头攒动,人们热议着轻轨,热议着即将与他们成为街坊邻居的五处,就连那两座高高在上金光璀璨的左青龙右白虎仿佛也不甘寂寞:

让道、让道,五处来啦!

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微信空间里见到了一位普通建设者一首题为《再进石桥铺》的习作:


初进石桥铺,

泥泞路,天色暮,

炊烟袅袅火锅醋;

五魁手,八仙聚,

搬砖砌墙通宵度。

忽有小儿啼,

猫嘶犬吠主妇怒。

再到石桥铺,

恍惚桃园住。

天蓝蓝,地如玉,

楼如林立车如絮。

蝶儿来,燕儿去,

行人匆匆无暇顾。

弹指一挥间,

只为有了轻轨路。


诗情画意中,盾构机还在轰鸣,钻爆的硝烟尚未散尽,高高的塔吊还在运行,建设工程正紧张而有序地进行。